夺然染

咸鱼懒癌文手

你是由什么做成的呢

第一次写海两的文_(:з」∠)_非常渣_(:з」∠)_
有非常轻微的CP向,灵感来源网站 √
人设属于凡尔纳,OOC属于我
谨慎观看,非常渣 
我都不知道我在写啥(咸鱼望天)

【尼摩船长是由大叔,星星和幸福快乐的结局做成的。】

  【大叔】

  哪怕这位船长已经40岁,算得上是个大叔,但你不可否认的是他依旧是海洋目前的君王,鹦鹉螺号的船长,并且有着相当独特的个人魅力。

  老天希望他能停止散发他那奇妙的个人魅力。某位巴黎自然科学博物馆教授不止这么想过一次。

  【星星】

  在海底中,是很少能看到天空的。

  尼摩并不讨厌看星星,或者说这样看也非常有趣。白天时这块透亮空灵的宝石还可以通过阳光反映出它的色泽。但到了晚上,只有暗流涌动。

  至于天上的那些小精灵,它们只会存在于天空中,不属于陆地,也不会光临海底。

  鹦鹉螺号的灯光在身后若隐若现,而潜水服的灯光能照的范围并不算是特别大。尼摩突然感觉胸口多了些烦闷的情绪,不知觉地往上看,试图透过漆黑的海水看到什么。

  也许是这里太深了,他看不到星星。

  【幸福快乐的结局】

  鹦鹉螺号对于尼摩来说,就像是孩子一般亲切的存在,这艘潜水艇是由他亲自指绘制作,就像是亲生孩子一般,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鹦鹉螺号,也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冲角的威力。

  又一艘巨大的船沉了下去,船身慢慢地被海水侵蚀,尼摩就这么看着,最后一声呼救被海水淹没。

  这是不止是他的复仇,这是他与他国家的复仇,但这是他一手策划的复仇。

  这是一场正义的复仇,上天总会眷顾正义的,而幸福快乐的结局也必然是属于他的。哪怕被埋在海底,但有一个世界上过度稀有的珊瑚坟墓,还不会有人来打扰,也是不错的结局。

  虽然说那些家伙都离开了,但没人能逃过大漩涡,大海算是帮他解决了一个麻烦吧。

  上帝会眷顾幸运的人,而尼摩想,他就是这样幸运的一个人。

  转身,面对着肖像画,他慢慢地扯扯嘴角,像是在微笑,却又显得有些沉闷。

  幸福快乐的结局总会属于他的。

  

  

  

联文

ooc
写的很奇怪

杰克感觉最近自己真的是很不好。
你体会过不管睡觉时还是上班时都有一群不知道了死活的人调戏你的感受吗?
你体会过每天回来都会发现床被一个红毛傻逼弄坏的感受吗?
杰克可以告诉你,这种感觉,会让人想念庄园。
主要是杰克对于这群人还摆脱不了,假如真闹翻,那………
明天早饭就没着落了。
但我杰克是吃素的吗?不是。
于是在杰克发现床板被裘克第N次撞到散架,他终于忍不住了。
微笑并带有绅士风度地把红毛二哈提出门,并微笑说。
“你再这样我就学当年我爷爷的风度现场做饭塞给你吃。”
裘克虽然没杰克能骂,但也依然不甘示弱。
“那就请你去死吧极度封建的资本废物老贵族。”
路过的艾玛微笑表示原来你裘克还有这一天啊,这下完脱了吧。
艾米丽表示赞同。
杰克挑眉,冷漠地回一句粗鲁的下等人就在走廊挨冻吧,然后平静地关上门。
别人可能就算了,但他是谁啊,他可是求生者的噩梦,残酷无情的火箭靓仔裘克。
哪怕他没了火箭,脑子再怎么笨,但他还是可以撞的。
于是,那扇铁门就这么被撞了下来。
里奥简直崩溃地缩在被子中,老天明天又要修门了。
但杰克并不是猫,利落地从枕头下抽刀并发挥了当年开膛手的本领,手起刀落,一口气把红毛二哈扔到外边顺便一个失常过去就把铁门修好了。
一套操作,行云流水。
坐在外边正打算思考如何更好地吃豆腐(划掉)思考人生的裘克只是蹲了一会,因为接下来杰克又把毯子扔给裘克,并表示他们这现在养不起一个病号。
随后又端出来他唯一一个做出来不是黑暗料理的红茶,并表示可以暖身子。
裘克习惯性地拉扯脸部肌肉,呈现出一个僵硬,疯癫癫的笑容,还没等他说出互怼话语,杰克又一脸礼貌地关上了门。
裘克动了动那僵硬的笑脸。
呵,这可恶的上等人式傲娇。
他有些孩子气的想,或许这红茶还没他出去喝酒比较暖和。
一口闷。
真香。

杰克感觉他有必要换房子,很有必要。
但是望着那扇摇摇欲坠的铁门,他有几分绝望地想。
他连把这个门换掉的钱都没。
MMP哟
今天的杰克依旧睡不好呢。

逆cp有人吃吗

突然脑洞X
鹿幸应该是鹿鹿中最热的cp了吧X
所以悄咪咪地问一下有没有人吃幸鹿X
因为一直没啥用有些自卑但内心其实拽的一批(划掉)阿不是对他人有些憎恨的黑化倾向
但外表仍然弱受X
×沉默纯洁虽然有些凶但心还是有些好的鹿鹿X
有人吃吗(*°∀°)=3
应该不雷吧

自言自语

恩独
人设属于官方
ooc属于我
一时起兴脑洞产物

自言自语』
恩佐因为实验的原因,一个月有29天都呆在实验室里。

但大多数时候,他都在寻找突破僵局的办法。实验总是时不时就陷入几乎不可逆转的僵局,而唯一可行的法子就是随着时间等待。

等多久?不知道。成功的几率?随天意。

恩佐经常自己对着实验室大片空白的墙壁,好像上面有什么一样,但实际上非常干净。

他发现最近自己以前的一些回忆总是会出现在这里。没有任何突兀 ,而他们不过是回忆的路人,但也是这段枯燥的时间中唯一流动的事物。

或许不是事物,曾经是流动的,就像深不见底贝加尔湖畔,夏季时的辉煌。

不过现在湖畔冻住了,冬季到了。

“你依旧在这啊”

熟悉的温暖话语。

又来了。

恩佐听见她在说话。大片的留白就像一面镜子,他的身后站着他敬爱的老师,雪莉背对着他,熟悉的语气,和这个坟墓完全格格不入。甚至,这点回忆带来了点春天的气息。

她总是出现在这里,而他只是希望她出现在这里而已

“有时候老师是真的佩服你呢,明明是个小孩,却总是沉着个脸,一句话也不说,换作我估计早就憋不住了”

老师,这是个人性格问题吧。

而且我也不是小孩了。勉强扬了扬嘴角,做出苦笑

“你真的很厉害呢,可以做出这么多东西,虽然比较可惜,你总是不出去,就窝在这些地方,不论如何也要出去走走嘛”

抱歉,老师,地上不欢迎我。恩佐眼神沉了沉,冻土被春天的气息所侵染,然而还没到解冻期。

“不过我说了半天,恩佐你也不回我一句话,有些事你不想知道吗”

温暖的气息变浓了,她似乎往自己靠近了点。恩佐下意识地想去触摸,不过又在半途戏剧性地停住了。

对方并不在意的样子,或者是完全看不到的样子,依旧自顾自地说下去。

“不过这件事,你也清楚的吧”

是的,我们都很清楚

身后的人突然转过身,大片的留白中那镜子般反射的感觉消失了,无声地破碎,也没人看到它的残渣。恩佐没有看见她的脸上是什么表情,一直都看不到,那温暖的气息近在咫尺,但又渺茫,越来越不真实。

更冷了。

想要抓住这最后的影子

雪莉俯身
恩佐仰头
一片空白

迟来的愚人节段子(兄弟组)

迟来的愚人节段子

兄弟组注意
严重OOC注意

愚人节jeff往往和情人节一样不怎么出门
如果是EJ骗他什么的jeff还可以一刀子砍上去
问题是如果是liu或slender就不好办了
砍slender的话肯定会死,就算不死也得残
由于jeff老早以前就砍过liu一刀子,虽然这位疯子并不怎么后悔或有其他的情绪
但安静下来时还是会对于没有控制好自己而产生的行为而有些内疚
那样的话jeff感觉自己下手会轻很多
然后被其他人吐槽哪怕jeff下手轻了威力也挺大的

“虽然不太明白为什么你会喜欢上你仇人廉亲弟弟,我也知道你犹豫挣扎了好久,但下次告白一定要记好日期啊,在愚人节告白可不是什么好主意,liu 。”
Jane抱着Mary一脸遗憾地通过视屏看着满身刀伤的liu
“啧你这个32岁的老年人赶紧滚”
Jane:???

情人节贺文【兄弟组】

极度OOC
文笔辣鸡
兄弟组
原本想写糖不知不觉就变成了亲情向


jeff今天还是很郁闷的
情人节,虐狗的时间
jeff抱着一种没关系我是杀手大不了杀了就好了和我才十三岁没关系的不会被虐到的
事实证明他错了
Sally,八岁幽灵,明明只是个小孩子还死过一次了,可是。。。
她和ben一起了
jeff:呵
jeff the killer,年仅十三岁的熊孩子杀手,第一次在情人节思考人生
接着手机就响了
jeff不知道为什么,整个人满怀期待地点开了手机
上边联系人中写着几个大字:哥哥
jeff表示他不知道为什么liu还没有删他好友,而且忘记改备注真的不是他的锅

liu:jeff,今天下午2点去XX森林见个面,拒绝无效
jeff:干什么,别想着在我面前秀恩爱
             *对方已下线
jeff:mmp
jeff:你能别在情人节报仇吗,换个时间会死吗

“啧这人搞什么花样”
jeff一边抱怨着然而还是乖巧地去了那片森林
明明有些不情愿可是他竟然有点兴奋
啊啊,liu肯定是让他帮忙送巧克力或者其他什么的吧
他们可是仇人
心情突然有些低落

1:30Pm,树林
liu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开始对jeff有了感情
也许是几个月前,也有可能在很久以前就有了
或许在jeff十三岁以前就已经察觉了
那个孩子以前总是粘着自己,他们是兄弟,谁也离不开谁,对方基本上就是生活的全部
如果没有到那个该死的地方他们本应该一直一起的
从前liu就感觉到了,但他们是兄弟啊,这一个关系让liu一直隐藏着自己的情绪,他无数次告诉自己,他是你弟弟,是你最亲的人,绝对不可以动任何歪心思
至少成年再说吧
但是一切就悄悄变了
他们之间多了一个身份:仇人

1:35PM 树林
liu不止一次想过在网络上或则什么时候对jeff表白
他觉得这事要是意识到了就不能脱了
像他们这种玩命的有时候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然后就挂了
虽然他俩肯定没那么容易挂
他不止一次在QQ上打出“我喜欢你”这几个字
然后都被删掉了

1:40PM 树林
liu发现了附近有警察,但他也不想换地方了
他好不容易鼓起勇气给jeff发了信息约他liu可不想再换地方了
其实liu也忘记jeff喜不喜欢吃巧克力了,不过他还是花了一个月时间来锻炼手艺
有点心虚地把巧克力往口袋里收了收,手插到衣袋里

1:55PM  树林
liu感觉自己越来越紧张了,手心开始出汗,他很难说jeff听到自己向他表白后会对这个哥哥有什么映像,但liu也不想管了

2:10PM  树林
手心的汉越来越多,一只手已经伸入口袋握住了裁纸刀,以防警察突然出击
期待着望着远处,希望那个白色身影快一点来

2:15PM
liu终于等到了jeff,不过这次是红色卫衣
liu也猜出来他干了什么
“你刚才把外面的警察杀了。”
“恩,没有全杀”
liu挑眉,这个杀人魔竟然没有把警察全部杀掉,罕见啊
“那你把我叫过来干嘛?bro”
突然,jeff的目光移到liu的口袋那,那里放着红色包装的巧克力
“。。liu?你恋爱了?”
有些吃惊的语气
“是叫我帮忙送巧克力吗”
为什么jeff的语气有点。。。失望?
“让我送给jane就算了,她一见到我就砍我”
“你可是第一次说这么多话”
“唉?”
“你平时见到我都是直接说 go to sleep 的”
“。。。所以你叫我过来到底是干什么的,不说的话那你就直接go to sleep 吧”
liu的手心汉越来越多,脸也有些微微的红
如果现在和他表白了,那么他会怎么想呢
但是现在这样子——
“jeff你喜欢吃巧克力吗”
“还好啊,不过情人节也没人给我送巧克力”
“那我送给你”
“唉?”
jeff插在口袋里的手明显一僵,那个永远停留在苍白脸上的笑容也随着僵住了
“liu?”
liu深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点,把红色包装的巧克力拿出来,递给jeff
都到了这一步了,绝对不能再退缩
“jeff,我喜欢你”
“虽然不清楚被兄弟廉仇人表白是什么感受”
“但我喜欢你”
liu直视这弟弟的眼睛,很认真地说
“如,如果可以”
“我们可以交往吗”
终于控制不住脸上的红晕,把脸别过去
等待着拒绝或者是一刀子
但尴尬的是,等了几秒完全没发生任何事
回过头,看见jeff整个人也有点懵
liu估计没看到jeff被头发遮住的耳根早已红透了
“liu。。。之前的事,我很抱歉。。。”
再也忍不住了
liu冲上去紧紧地抱住了jeff,红色包装袋的巧克力在liu的手中滑落
“没关系的”
抱的更紧了
“我原谅你了”
对方的身子有些颤抖
“你一直都是我弟弟”
“恩。。。哥哥”
把手搭到liu的背后,回抱
“我同意了”
“看在情人节的份上,我答应你”
可以说这是liu做梦都想的结局
jeff拿手遮住那红透了的脸,眼睛有些心虚地移动
“没听到吗,我我我答应你了”
liu露出了在大火以后最真心的笑容,揉了揉jeff的头发
“笨蛋”

————————————
幸存下来的冒死围观警察:喂喂人民医院吗,你们骨科还有位不,这里又来俩,不过就是有点危险
人民医院:这锅我不接

突然的脑洞

我这也是突然来的脑洞_(:з」∠)_
就是小时候的姐夫和后来变成杀手的姐夫
双杰夫???
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我知道我一个小透明没人理的_(:з」∠)_